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价值

来源:MIRCC    时间:2015-05-23
分享到: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终产品,是由平台、平台的合作伙伴、相关开发者,乃至用户共同完成定义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平台具有显著的半成品特征。
        在PC时代乃至手机产业发展早期,当用户拿到一款产品的时候,这款产品事实上是有核心操作系统和CPU芯片完成主要特征定义的,比如终端产品的基本性能、功能、所具有的应用,用户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使用者来使用这款产品。甚至不要说用户,在Wintel时代,伴随着每一款Windows操作系统和Intel CPU芯片的升级,它们已经界定了每一款PC所能够达到的基本状态,留给PC厂家或者手机制造者的任务只是做一些外观上的简单改造。总体来看,在移动互联网之前的时代,产业中所奉行的游戏规则是平台主导者直接掌控平台价值链的大部分价值创造活动。
        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游戏规则发生了巨大变化。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应用多样性大大丰富,终端厂商都试图学习苹果公司,要有自己独特、富有竞争力的产品,同时最好还要拥有自己的应用程序商店;应用软件开发商也希望基于不同的平台开发独特的程序,以便在市场中站住脚;而用户在拿到一款智能手机之后,可以自主选择给这个智能机中安装什么样的软件,甚至可以“刷”操作系统。可见,价值链上的每方力量,都希望自己能够在整个产品完成的环节中有充分的表达和影响。因此,从本质上看,移动互联网时代所提供产品对于任何一个环节而言都是一款半成品,都需要由其他环节共同来完成最终的制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移动互联网时代称得上是一个价值链共同定义的时代。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价值要素发生了显著变化。回想一下,在PC时代,一台好PC的标志是处理速度更快的CPU、存储空间更大的硬盘以及更强劲的操作系统功能。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智能终端的普及,让消费者敏感的关键因素开始发生变化。比如,智能机的电源性能以及背后隐藏的功耗问题凸显,而这个时候,计算速度快一点慢一点似乎显得没有那么重要。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苹果的iPhone处理器性能在任何一个时点都算不上当时最佳的,但是iPhone取得的成功有目共睹。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消费者的敏感要素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除了功耗问题,应用的丰富程度、应用下载和使用的便利性都是消费者比以往更在意的,应用甚至左右了消费者的消费判断。在PC时代由Wintel所界定的大部分的游戏规则以及产品的价值要素,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悄无声息地发生改变。谁能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捕捉到消费者全新的价值要素,谁就能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取得成功。
        各方力量的挤压要求全价值链低成本化。在PC时代似乎已经形成了这样的默认规则,那就是用户需要为每一次Intel CPU芯片的升级以及Windows新品推出支付更多的费用。而这两家企业也正是通过这样的持续升级策略,赢得了丰厚回报。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在3G智能手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这一点已经改变。比如,运营商为了改变自身的市场地位,希望借助3G智能手机作为驱动用户规模的关键抓手。从运营商的角度,它们就会力推更多低成本的智能手机,并愿意为低价智能手机提供更多的补贴,这对于智能手机厂商的成本控制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再比如,在竞争激烈的半导体设计和制造行业,利润已经逐渐趋薄,对于所有的芯片设计和制造商来说,都迫切希望通过一些技术资源复用来降低自己的设计和开发成本。对于开发者和手机终端制造商来说也是如此,如果操作系统或处理器费用过高,将极大增加终端或者应用的售卖难度,从它们的诉求来看,也迫切希望整个价值链的成本能够走低,以保证竞争力。

        大量移动互联网免费应用的出现,也构成了一种下游的“挤压”力量,这种下游的免费浪潮,势必会倒逼整个生态基石平台的上游环节需要把成本降下来,移动互联网时代要求全价值链进行成本有效控制。

        开放合作成为必然之选。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终端类型多样、应用丰富、商业模式多元,如此复杂庞大的商业生态体系不是任何一家企业所能够承担的。这对整个产业的要求是能够分工,有序地配合,在自己专业领域内,做好自己的价值创造部分,所有其他的工作,都可交由其他合作伙伴完成。这对每个价值链环节上的企业都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在自己的价值链环节拿到足够的收益之后,要能够把价值让渡给其他合作伙伴。比较典型的就是ARM公司,ARM作为一个IP核的专利授权企业,设计制造等后序环节它都不再介入,因为ARM如果想要它的技术能够最大化地被使用,就必须让其所有下游的环节取得足够的收益。

        对于安卓价值链也是如此。在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每一款智能手机的价格都是高度敏感的要素,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能够让合作伙伴最大化地获取收益,势必会拉动安卓平台的快速成长。正因如此,安卓平台采取了免费策略,把直接收益让给合作伙伴。价值链开放协作,意味着所有合作企业之间必须形成一种有效的默契,愿意并且采取实质性的行为把价值让渡给相关合作伙伴,由此才能带来整个产业链的繁荣。